头部banner

捉马笔记

出自: 2018年第2期
字体: | |

1

  我家祖屋的木头街门朽得走风漏气,像没牙老婆儿的嘴。我说的没牙老婆儿是一种潮虫儿,寸把长,浑身黏软,据说它嘴儿漏。我家祖屋土坯院墙,墙低矮,墙头旋圈长了凤尾草。这个,我母亲不太计较,说,这院墙就是个看样,那些草倒也多少起个作用,防防君子。

  正房早塌了许多年,留了个残缺的地基,地基上积了厚厚的肥土。我母亲在上面种了几样菜蔬,都长得很有模样。东边三间老屋我们住,老屋是石基土坯墙,墙皮经年潮湿发霉。我母亲计较东屋屋脊上的草,那些凤尾草,高尺把长,低寸余短,株株肥艳,见风就摇,根都扎牢了,翘坏了瓦。下雨,雨水顺凤尾草的根流下来,屋里梁上滴答滴答漏。我母亲搭梯子,爬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清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