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开到荼 花事了

出自: 2018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在滚滚如过江之鲫的中国诗歌热潮中我越来越倾心于那些真正用“生命体验”所淬炼和提出来的诗句。它们类似于某种语言的“结石”,在夏日的黑夜中硌疼了我们。这是燃烧的诗,也是冰冷的诗。

  读到夭夭的《猛虎与蔷薇》,我在“从凶猛到荼䕷”这句停滞了好久。夏天意味着春花都已落尽,这时间的法则让我们(包括诗人在内)不得不在命定性中反观自身及诸物。一切都离不开过程,而这一过程往往是“爱与不幸”相伴,这一过程往往从笑靥如花、白衣胜雪、谈龙谈虎逐渐到终了的容颜消损与内心暗淡。格非在长篇小说《春尽江南》中反复提到了那个私人会所“荼䕷花事”,这暗示了最终的荒芜、萧瑟以及人世的衰败之感。宋代诗人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清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