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鬼爷

出自: 2019年第5期
字体: | |

1

  说起来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可有的人、有的事让人记忆很深,所以即便鬼爷殁了多年,一想起,觉得他还是吧嗒着旱烟袋,小眼睛悠远地眯着,夕阳打在身上,精瘦精瘦的,满身涂着古铜色,静默地蹲在那儿,像尊雕塑,只旱烟袋冒着烟,袅袅的。一晃眼,一切仿佛就在跟前。

  人都说鬼爷这个人独。独的意思是孤倔、独自、孤寡,鬼爷把自己活成了一棵树,离群索居,而且枝叶有刺,别人难以接近,他也不大愿意周旋那些人情客套,像块石头一样在黄昏里独坐。人们路过,问:“鬼爷,吃了没?”石头轻微动了动,吐一口烟,烟雾飘散,鼻息里嗯一声,就算回应。路人见惯不怪,悄然走开。

  怎么说呢?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清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