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蓼莪

出自: 2020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

  无论我们胸膛里一层一层码着多少炸药, 轮椅上整整熬了七年的母亲,在10月16日这个要命的早晨,还是被老大两口子劫走了。确切地说,是劫走了母亲的遗体。

  在此之前,我们仨除了没杀鸡饮血,该表的决心、该摆的姿态都亮出来了,那就是撕破脸皮,引爆他们的如意算盘。我们甚至制定好了斗争的策略、环节,设想到了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相应对的办法。但当那辆红三轮穿过院子中间隔墙打开的豁口,三倒两拐调转车头时,炸药失效了。我们仨像被喷了迷幻药似的呆头木脑,顺从配合,在钱金芬惊惶急迫的催促声中抱身抬腿,将青衣蓝袖、口含红囊的母亲搬上了车。
<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清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