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纸翼

出自: 2021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那个夏天,尤三姐来我家当保姆。没多久,我就看出她是个很不一般的人。

  他们说尤三姐是我爸妈给我找的小媳妇,等我长到可以娶媳妇的时候,尤三姐就能和我洞房花烛夜了。他们还说,别小看尤三姐是香纸沟尤保本家的闺女,她可不是省油的灯,说不定等不到我屌毛长整齐的那一天,这女子就远走高飞了。他们叽叽歪歪说了许多话。这些刺人的话如同夏夜成群结队的蚊子,在我耳畔嘤嘤嗡嗡地叫个不停。他们是我的街坊邻居,我的叔伯姨妈,他们说啥都行,我可以统统把他们的话当耳旁风。但毛果不行,毛果的话是蚂蟥,会吸人血。我可以原谅蚊虫的骚扰,但不能让蚂蟥肆无忌惮地伤人。毛果说尤三姐是个祸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清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京ICP备10216796号-8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